Day 16 海豚電視節目 – 城市論豚

Share onEmail this to someone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小盈:「歡迎大家收看《城市論豚》,今天我們很榮幸請來人類專家NL37鑰匙為嘉賓,鑰匙你好。」

鑰匙:「你好,各位豚友大家好。」

小盈:「鑰匙,可不可以先介紹一下你的人類研究工作?」

鑰匙:「好。我在香港生活了二十多年,大概從一九九五年開始才與香港人類有比較緊密的接觸,正式開始我的研究工作。經過多年觀察,我發覺人類是一種高智慧動物,估計他們的智商等同於海豚的十歲左右。他們也發展出一套語言系統互相溝通,但使用的音頻非常窄,遠遠未及我們海豚的語言般複雜。根據觀察,大部份人類都表現出希望與海豚溝通的意圖,會嘗試發出一種簡單發音「嘩」來表達自己,唯現今我們仍未研究出與人類能彼此理解的方法。大多數接觸過人類的海豚都同意,人類是相當有靈性的動物,擁有很多種不同的個性,有的很平和,有的很友善,有的具有侵略性,極端的會有排斥其他物種甚至同類的傾向。總括來說,人類尚有很多可以探索的空間,畢竟我們是在共享這個地球的資源,如果有一日能研究出互相理解的方法,相信對不同物種的共存有莫大好處。」

小盈:「明白。最近社會都在熱烈談論有關香港人類興建第三條跑道的議題,有人類指我們海豚會避開滋擾性工程範圍,峻工後會重新返回居住,你有什麼想法?」

鑰匙:「我只能說對這個說法非常失望及遺憾,因為似乎顯示出我們的人類溝通研究仍非常落後,在互相理解這一重點上仍然原地踏步。香港中華白海豚近代史上已出現過多次因為人類大型建設工程而令我們群族豚口大幅下降,例如九十年代的赤鱲角機場、尚未完工的大橋人工島,為了遷就人類的需要,我們已進行多次西方遷徙計劃,但其他水域的承載力也逐漸超出負荷,無奈地有很多海豚,尤其是初生小孩,也未能存活,死亡率持續上升。經過專家實地考察,相信我們用來往返沙洲龍鼓洲和大小磨刀洲的粉紅公路已經淪陷,持續上升的高速船隻、工程噪音、填海地盤的物理封阻,種種因素令到該區變成極度危險地帶,不再適合海豚生活。社會上已取得一個共識,一旦新跑道工程正式動工,我們的「大小磨刀洲緊急棄置計劃」便會啟動,永久禁止海豚出沒該危險地帶。由於那水域擁有豐富的海豚文化遺產,歷史專家亦已著手研究如何使重要的海豚文化得以傳承。」

小盈:「非常可惜啊!即是短期內也沒有可能研究到跟人類溝通的方法?」

鑰匙:「對,是非常可惜,亦非常無奈。縱使已有部份人類顯示出能與我們取得共鳴,但主要負責發言的一群香港人類似乎礙於智商差距,有些拒絕感應,有些對海豚作出錯誤的估計。新跑道勢似事在必行,所以我們亦要有心理準備。」

小盈:「看來除非有更多人類與我們取得共鳴,並能替我們表達,這危機才會有轉機了。今天節目的時間差不多了,再次多謝鑰匙,各位觀眾再會。」


環評報告的問題 (十六)

機管局向公眾強調,海豚是聰明生物,相信施工期間海豚會避開滋擾性區域,並估計牠們於工程後會重返附近水域。但現在大嶼山東北的海豚已因大橋工程的影響下差不多絕跡,若到2016年大橋工程完工後再緊接第三條跑道動工的話,大嶼山北的海豚移動走廊會被填海及改道的高速船航線阻擋,窒礙海豚重新使用大小磨刀洲的機會。環評報告只能估計跑道完工後海豚會重新回去,但沒有研究數據支持。就算新海岸公園將沙洲龍鼓洲和大小磨刀洲連接,此嚴重威脅將不會因一個未來新設立的海岸公園而得到有效舒緩。

 


HKDCS X OpenSkyRadio 網上電台廣播劇 (聲音版故事演譯)

 

←上一個故事  |  下一個故事→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