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30 願 · 阿夢

Share onEmail this to someone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雨點把水面敲響,發出叮叮咚咚的聲音,不過尚算風平浪靜。我們會照原定計劃去捉魚,只要等朋友到齊就出發了。

今天是我的女兒第一次捉魚,待會她一定會雞手鴨腳吧,看著她滑稽地捉魚肯定會非常有趣。她的哥哥待會也會一起,女兒一定會從哥哥身上獲益良多。現在魚的數量雖然不如幾十年前,但也在恢復當中,只要找對地方仍能捉到不少魚。我們今天會去大小磨刀洲,那邊曾經是非常危險的水域,被不同的工程破壞至殘破不堪。但現在那裡已經是專為白海豚而設的海岸公園,經過這幾年的復元,環境已經改善不少,很多豚友已經回到那裡生活了,從前的海豚天堂慢慢又熱鬧起來。好,大家都到齊了,我們出發!

首先我們要穿過港珠澳大橋的樁柱陣,現在這裡看來好像已經很平靜, 其實在幾年前這邊仍像戰場一樣,工程船一列一列地排在一起像準備出擊的軍艦,而工程發出的躁音就像連綿不斷砲彈聲,一直轟炸我們的聽覺。今天和平終於降臨這片水域,我們可以再次自由地往來大嶼山西和北的水域,只要避開樁柱就可以了。而且我們不用再擔心大嶼山西邊再有人類發展的工程,因為整個大嶼山西水域已經劃為海岸公園,這裡不會像大嶼山北那邊經歷惡夢一般的災難。

我們左邊就是沙洲及龍鼓洲海岸公園,這是人類為我們設立的第一個海岸公園。在大嶼山北翻天覆地期間,很多豚友都選擇了在這裡暫避,因此這邊變得很擠迫,豚友之間出現你爭我奪的情況,為食物和空間而爭執。這也是我搬到大嶼山西的原因,始終那邊的空間比較多,雖然擠擁但總算可以接受。今天沙洲和龍鼓洲已經回愎昔日的風光了,大家又再享受寧靜美麗的環境。雨勢開始減弱,你能看清楚這裡的美景嗎?

大家看,赤鱲角機場就在我們右邊。機場北面的禁區是有名的「夜蒲點」呢。曾經我們以為會失去這個地方,但人類終於找到改善機場兩條跑道使用量的方法,所以放棄了填海建第三跑的計劃,所以我們有機會在大嶼山北所有工程結束後再決定這裡是否仍適合我們生活。加上海天碼頭的高速船數量亦慢慢減少,並在多豚友出現的水域減速航行,我們總算可以比較安全地避開它們,不需以我們生命來犯險。人類好像已經找到和我們的相處之道,我們成為了真正的朋友!

對,眼前就是新的大小磨刀洲海岸公園。雲已經吹散了,天朗氣清,你可以看清楚這個美麗的地方了!哈哈,女兒開始笨手笨腳地追魚呢,連身旁的哥哥也在偷笑!她要長大獨立生活還有一段時間。雖然捉不到魚,但也玩得很開心吧,聽見牠發出的喜悅的聲音嗎?早幾年我以為我不會再回來這裡了,我擔心女兒在這裡不能健康成長,也不能有愉快的童年。現在四周環境都變得愈來愈美好,我終於見到希望了,希望我們海豚的故事會在香港這個地方一直延續下去。


環評報告的問題 (三十)

整個大嶼山北水域的海豚數目在過去十年不斷下降,而第三條跑道將會令海豚損失大片棲息地,成為牠們近年來最大的威脅。機管局必須估計第三跑工程前期、期間和完工後到海豚數量的影響,如果第三跑工程會令海豚數目進一步下跌,機管局必然要負上責任。而機管局可以做的保護海豚措施其實有很多,包括先在大嶼山西和南水域成立海岸公園為海豚提供避難所;停止海天碼頭的運作;促使大嶼山南的高速船改道以避開重要海豚棲身地;讓大小磨刀洲海岸公園先成立以評估其「海豚會回來」的可能性。但機管局對所有提議充耳不聞,試問如何叫市民相信機管局想保護白海豚?

 

←上一個故事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