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11 不再貪玩了

Share onEmail this to someone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喂喂,等一等﹗可以停一停跟我說話嗎?已經很久沒有跟其他人談天了…

你要訪問海豚嗎?先訪問那邊的海豚吧,雖然我知道那邊有很多海豚,你就當陪伴我一會吧…謝謝你﹗我是NL242貪玩仔,但因為一次意外,我不再貪玩了…

因為那次意外,我滯留大嶼山西水域已經有一年半,之前我和家人朋友一直都在大嶼山東北水域生活。那時大嶼山東北已經有很多工程在進行,港珠澳大橋的口岸人工島填海工程剛開始。工程帶來的不只是噪音和污染,同時大量工程船在那裡來來往往,加上原本已經有很多高速船從機場的海天碼頭進進出出。愈縮愈小的水域加上愈來愈多的船,令這個地方變得很恐怖。

記得當日,我和家人在捉魚,一艘高速船突然衝向我們。我們如常地分散潛入水中避開它,但這次有點不同…我再找不到我的家人。我花了很長時間呼喊牠們,但船和工程的噪音將我的叫聲蓋過。船隻不斷在我身邊穿插,失去家人後我不敢再留在那片危險的水域,「三魂唔見七魄」的我失去方向,游向了大嶼山西的水域。

初到大嶼山西,豚生路不熟,我拖著疲倦的身軀,終於遇上一群海豚。原本以為牠們會歡迎我,但希望落空。牠們對我抱有戒心和懷疑的目光,因為牠們怕我會帶其他海豚來搶奪牠們的魚。雖然牠們沒有趕走我,但我只能夠在牠們享用完大餐後吃剩下的小魚,又不可以和牠們玩耍。我不想再過這種孤獨的生活。

我嘗試過幾次回到大嶼山東北水域尋找我的家人朋友,但瘋狂的高速船和工程船令我頭暈眼花,結果失敗而回。我沒有放棄,因為我知道家人在另一邊都一定焦急地找我。但港珠澳大橋的工程將我的希望徹底粉碎,一支一支的摏柱和船慢慢將兩片海分隔,我再也回不了家。

壞消息還未完結,我聽到機場北面將會有第三條跑道的填海工程,面積達650公頃。那是我小時候玩耍的地方,也是晚上家人帶著我捉魚的地方,那是我們的家﹗大嶼山北面剩下水域已不多了,而且危機處處;牠們又不可以游到大嶼山西,那我的家人朋友還有路可逃嗎?誰可以救救牠們?


環評報告的問題 (十一)

在環評報告裡只提議在工程後(即2023年)於機場附近設立一個新海岸公園連接沙洲及龍鼓洲海岸公園和將在2016設立的大小磨刀洲海岸公園,該海岸公園的選址絕不理想,作用成疑。但除此以外,機管局完全沒有提出其它補償海豚棲息地損失的方案。其實根據以往海豚調查結果,在大嶼山西南至大澳一帶成立海岸公園是一個補償海豚棲息地的可行方案,對白海豚是百利而無一害。如果機管局不能在現階段設立自己提出的海岸公園方案,為何不考慮上述遠離工程範圍的補償方案?

 


HKDCS X OpenSkyRadio 網上電台廣播劇 (聲音版故事演譯)

 

←上一個故事  |  下一個故事→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