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20 姊妹

Share onEmail this to someone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作為女性一生一定會有一個好姊妹,而刀姐就是我一生一世的好姊妹。

我是NL136大括號,仔細看我的背鰭有一個像大括號的標記。我不像其他海豚媽媽,牠們大多的目標就是生兒育女,為海豚延續後代。這當然是一個非常偉大的志向,但我已看過太多海豚BB夭折的畫面,污染的海水,幾年來不斷進行的工程,加上往來不斷的高速船和工程船,環境愈來愈差,一眾海豚媽媽難以把自己的小孩養育成豚,所以我從來不渴望生小孩。

我和刀姐自小已一起生活,我們的母親以前都是好朋友,經常帶我們到大小磨刀洲一帶玩耍,長大後我們倆也經常結伴同游,在大嶼山北水域屏。靜靜告訴你,刀姐自小已經對成為媽媽有很多憧憬,經常跟我說將來要找一隻怎樣的男性海豚,跟牠生一個肥肥白白的BB。到了發育時期,我們結伴到處找尋伴侶,海豚世界中男性全都是不負責任的壞蛋,把兒女留給我們,自己卻「趙完鬆」,所以我決定如果刀姐有BB的話,我會跟牠一起負起育兒的責任。九十年代機場開始填海工程,當時大嶼山北的工程令四周烏煙瘴氣,她為了找一個更好的環境,毅然離開了香港水域。與好姊妹分別當然很難受,但我要尊重牠。只是過了很短時間刀姐回來了,因為牠說大陸的環境比香港還要惡劣。

回到香港後,在2000年她終於如願以償,找到一隻合眼緣的男性海豚並成功懷孕,我們兩個,結果那個孩子也健康成長,兩年後便已經獨立,離開我們獨自生活。有了一次成功經驗,2004年刀姐再度懷孕,我們一陣歡喜若狂,可是世事難料,這個BB保不住了。看著好姊妹精神接近崩潰,心裡很難受。心情跌到谷底,環境又愈來愈差,刀姐當時一意孤行要永遠離開這個傷心地,我不忍心看見牠帶著哀痛離開,我知道這次如果讓牠離開便永遠不能見到牠了,所以我極力求牠留下來,並告訴牠我們要做的是保衛我們的僅餘的水域,我們的下一代才有希望存活。

到今天,人類要建第三條跑道毀掉我們大嶼山北最後的水域了,我們還能沉默嗎?


環評報告的問題 (二十)

環評報告內表示海豚棲息地會在第三條跑道的營運階段永久失去,但其實牠們的棲身地在工程開始的時便已被霸佔,並會立即損失工程防沙網內的面積。機管局此說法明顯想誤導公眾,令市民覺得補償海豚棲息地的措施可在工程結束後才實施。由此可見,補償措施應該在工程開始時便當即實施,而非工程後。

 


HKDCS X OpenSkyRadio 網上電台廣播劇 (聲音版故事演譯)

 

←上一個故事  |  下一個故事→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