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24 消失的集體回憶

Share onEmail this to someone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

 

我是香港最老的海豚之一駝俠EL01,研究員說我已經超過四十歲,我想相等於人類的八九十歲吧,看看我滿佈皺紋的背部,就知我豚生經驗豐富。

在香港經歷了幾十年風風雨雨,看著這個城市的變遷,心裡很多感受,不是三言兩語可表達。

我出生的時候香港還是一個發展中的小城市,生活雖然艱難,但機會處處,只要努力去打拼努力去捉魚,豚友還是可以有溫暖飽足的生活。那時候香港大部分的水域都還很天然,可能人類的思想也比較簡單吧,還未利慾薰心,大家都是香港一份子,我們都很愛香港這個家。

到了八九十年代,香港經濟起飛,人們開始用填海方式發展,海上逐漸出現大大小小的工程。我們熟悉又有價值的地方一個個失去,其中一個就是赤鱲角機場的填海工程,令我們失去了超過800公頃的水域,那是香港有史以來最大的填海工程。之後屯門,竹篙灣,欣澳,大澳,全部都無一倖免。和人類因發展而失去的地方有點不同,我們失去的是被沙土堆填的水域,那些水域是完全消失,想像一下我們用海水掩沒了人類的機場,機場浸沒在海裡永遠也回不去了,人類填海造地的情況在海豚世界就像這樣。

水域愈來愈少,相反高速船愈來愈多,每一艘從海天碼頭出來的高速船都直接影響我們的安全。它們輾過我們棲身地同時,發出的噪音把我們的聲音都掩蓋,那是人類把我們滅聲的手段。

除了這些可見的威脅,海水裡亦滲透著來自珠江的污染物,那是無色無味的殺豚武器。不少初生的小海豚抵受不住毒性,年幼便已夭折,那是人類令我們絕後的惡行。

回歸五十年不變?今年是回歸的第十七個年頭,但海裡已經有天翻地覆的改變,失去了很多珍貴的棲息地,受盡不同的威脅。我們已經不能承受更多破壞了,第三條跑道是對我們趕盡殺絕的計劃。香港市民感受不到海裡的轉變嗎?看看你們身邊,仔細回想過去十七年,香港人不也是經歷著和我們一樣的轉變嗎?大家只是被蒙蔽太久了,趕緊清醒吧。


環評報告的問題 (二十四)

環評報告機管局表示已完成一個有關高速船對白海豚影響的評估,並說曾考慮將大嶼山南三條可供選擇的改道路線,但可惜在環評報告的附錄中沒有包括該調查報告的結果,公眾無從知道該三條路線的可行性和機管局沒有採用該三條路線的原因。

 


HKDCS X OpenSkyRadio 網上電台廣播劇 (聲音版故事演譯)

 

←上一個故事  |  下一個故事→ 

close